真 實 還 是 謊 言 【墓碑】 (5)

 

 

 

>『就讓我化為LCL,回歸為無吧!』

 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 

「嗯!這裡就是案發現場!」靜音說道,並看著四周,觀察有無可疑之處。

 

「死者有三個吧!聽說有兩個是夫妻,一個是他們的兒子。」麻葉看著資料疑惑的說著。

 

水月看見地上一個壞掉的玩具,伸手拿起。

 

這應該是其中一個死者的玩具吧!水月想著。

 

「壞掉的玩具....」水月輕聲的呢喃著。

 

>壞掉的玩具───

 

 

 

* * * * * * * * * * *

 

 

天好藍。

 

雲好白。

 

此時,什麼人也沒有,只有死人的墓碑靜靜佇立在這,好安靜,好安靜。

 

『沙!』

 

一個男孩的腳步聲漸漸的接近這裡,死人的墓碑。

 

好沉重。難以形容的沉重。

 

只見男孩手上捧著花,穿著喪服。

 

淚,滴下。

 

男孩想停止啜泣,沒想到,卻無法阻止。

 

身體顫抖著,低下頭來。

 

「有什麼好哭!人本來就會死。」

 

「!!!」

 

男孩轉頭,看見了一個金色短髮,湛藍色的眼睛,另一個眼睛則是被繃帶包了起來。

 

她也是來祭拜死者的吧!男孩想著。

 

「人本來就會死,你再怎麼難過都是沒用的。」

 

「你不難過嗎?」男孩歪頭疑問道。

 

「我說過了。再怎麼說我都沒有哭的權利。」

 

女孩,撇頭。

 

>『早就已經忘了怎麼哭。』

 

>『眼淚早已乾枯。』

 

>『我發誓過,』

 

>『永遠都不能哭,』

 

>『這樣,才是堅強吧!』

 

女孩的眼神漸漸黯淡了下來,湛藍色的眼睛,像海水一樣深不見底。

 

>「怎麼會這樣!她不是有那樣的體質嗎?」

 

>「嘖!沒辦法!她已經是一個失敗品了,就等於一個壞掉的玩具。」

 

>壞掉的玩具───

 

「沒有哭的權利?」男孩問道。

 

「沒錯!如果哭的話就是不堅強,而是懦弱。」

 

「你真的很傻。」男孩笑了笑。

 

「!!!」

 

女孩聽到了這個答案,眼神流露出驚訝,抬起頭來看著男孩。

 

「你真的很傻,傻的好可悲,明明很痛,卻說不痛,你真的以為你可以好好活下去嗎?」

 

女孩趕緊低下頭,身體顫抖著,淚不停的低下。

 

>真是的!我不是忘了怎麼哭了嗎?

 

「明明就很脆弱,卻硬要裝堅強,你以為你堅強嗎?」

 

>是啊!我好懦弱!我一點也不堅強啊!

 

「那、那是因為我、我是一個沒有人要的失敗品啊!」

 

女孩吶喊著,把心中的痛全喊了出來。

 

「沒有人要我啊!我已經被丟棄在廢墟裡了!我已經沒用了…」

 

啜泣著,自己就是如此醜陋吧?

 

「連自己最愛的家人都死了!已經沒有人要我了!那就讓一切都歸回無吧!就讓我回到最初的世界吧!不會有人討厭我!也不會傷害到喜歡的人!不會有生老病死!不會有時間的控制!就讓我毀壞吧……」

 

女孩跪下來,大聲的吶喊著。

 

沒想到,男孩只是拍了拍女孩的背,溫柔的說道:「與其安祥的永眠,我寧可選擇痛苦的生存,因為我們都有存在的價值,我相信,爸爸和媽媽會在上天永遠的看著我,你的家人一定也是!」

 

男孩給女孩一個堅定的笑容,好溫暖,跟太陽一樣…

 

「對了!你叫什麼啊?」

 

「藤原水月。」

 

「是嗎?那我的名字是坂口麻葉喔…」

 

 

 

墓碑靜靜的佇立著。

 

我想!接受這樣懦弱的自己。

 

其實,也不錯!

 

 

 

* * * * * * * * * * *

 

 

 

「埃呀!怎麼想都不合理啊!哪有人能夠這利害,弄出這麼多傷…」靜音頭痛的抱怨。

 

「說不定…是怪物喔…」水月拿著手電筒,照著自己。

 

「白痴!不要嚇靜音啦!」麻葉重重的敲水月的頭,罵道。

 

「痛!死麻葉!」

 

「什麼死麻葉!不良女!」

 

「誰是不良女啊!」

 

兩人背後燒起一股熊熊(?)的怒火。

 

「喂喂!不可以吵啦!」靜因前去阻止幾將爆發的兩人。

 

 

 

此時,外面有一個黑髮的女子,用著敵意的眼神看著靜音。

 

「另一個魂…」

 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廢話區:

 

這集靜音都沒有什麼戲份。(炸)

 

那是因為如果不打這篇,

 

讀者道後面會看不懂。(汗)

 

所以囉!

 

>就讓魂與魂重疊吧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lne 的頭像
blne

I still got my soul.

bl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